花边婚

2019-04-05 20:37:00
研究室
原创
213
每年结婚纪念日,必须到消费场所来一杯咖啡,在家里喝不算。这是规矩,老婆定的。而且,就像每晚睡前必须洗澡一样,抗议无效――这是我自己悟出来的。   红烛摇曳和英文歌曲真奇妙,咖啡还没端上来,老婆眼里就有了些许异国情调。这种场合回顾往事或许再合适不过。 
13年前那个阴雨霏霏的下午,民政局的一位大婶郑重宣布:“你们现在是合法配偶了。”我扭头对新妇耳语道:“她用词不当,‘配偶’是说野生动物的。”新妇立刻爆出大笑。抬眼看时,发现大婶的脸色更严肃了。 
正说笑间,两杯咖啡端上来了,侍应生却说,您的两杯“巴西炭烧”来了。还有一瓶酒,侍应生说,这是您要的“南非白诗南”。见我傻笑,老婆说,这种酒相当于中国的五粮液。但马上我就明白了那仅仅是一个比喻,白诗南和五粮液在口味上压根儿没有联系。这些年我沉浸于写作,偶尔下回馆子就显出迂腐气来,经常惹老婆笑话,这差距令我惶惑。老婆说,这是女性时尚生活中,男人可以分享的一小部分。她的意思是说,另外还有“一大部分”不便透露。 
“这很危险,”我说,“别忘了咱可是‘合法配偶’,不管时尚潮流如何变幻,我有权扯着你的衣襟过马路。” 
老婆没理我,沉默了半晌才说:“‘配偶’这个词儿,其实挺好的。” 
我问为什么。她笑笑,岔开了话题。 
结婚纪念日,少不得要整点回顾和总结。我问老婆,这些年最讨厌我什么,最满意我什么。老婆说:“最讨厌你熬夜写东西,最满意你胸怀还算宽广。” 
我说:“你眼光真好,还知道老公胸怀宽广。”她说:“那当然,我晚上出来玩,你从不打听跟谁一起,怪大度的。张玲她们说,那叫信任,很难得。其实你放心,那都是女伴们的私下聚会,说好了都不带老公的。” 
我苦笑着说:“其实我也没少犯嘀咕,眼下‘艳遇’这个词儿经常见诸报端,据说男的女的都特容易上手。” 
老婆说:“我知道,那种感觉挺好的。” 
“哪种感觉?” 
“看你犯嘀咕又不便干涉的样子呀!” 
我问:“为什么你还感觉挺好?”老婆说:“那叫宠爱,是爱情在婚后的最佳延续方式。这是我们的一致结论。”她说的“我们”,指的是她们那“小资少妇一伙”。 
“常来这种地方,没遇到过蜂啊蝶啊什么的?”我问。 
老婆说:“当然遇到过。” 
“那你们怎么应对?” 
老婆眉毛一扬:“轰走就是!” 
我又问:“怎么个轰法?” 
老婆说:“摆摆手让他走开,不行就说别打扰我们听音乐,就没事了。” 
我刚要取笑,她把食指放到唇上,说:“嘘――听人家弹钢琴。” 
那是电影《人鬼情未了》的插曲,老婆的最爱。乐曲干净、伤感、缓慢、深情,浓得像手边这杯“炭烧”咖啡。看老婆在音乐里陶醉的样子,我很羡慕,也挺自豪。 
回家时,已经觉出了几许醉意。但我记得那瓶南非酒一滴也没剩下,还记得老婆说,结婚13年叫“花边婚”,这时候的婚姻里,夫妻两人的关系就像那衣服上的花边,美丽而体贴…… 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
婚俗文化
热门文章
2016-12-29 中国婚俗文化专业委员会成立,2016年 7 月 13 日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批准成立婚俗文化专业委员会;分支机构授权登记证书编号: D4263-1603 ; 2017年 12 月 29 日在北京爱情海玫瑰文化博览园正式召开成立大会。全国实到现场参会人员 1262 人, 全国122 家主流媒体全程报道。刘秉季的演讲突出了“一个主题”和“三个引领”。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办公室
电话: 18618490001
传真: 010-53675378
Email: zghswh@126.com
QQ: 179743254
微信: 13264240001
旺旺: smxlbj
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蟹岛度假村